遼寧金佰瑞電力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一站式智能優化節能方案服務商

當前位置:主頁 > 集團動態 > 集團動態 >

光伏發電邁入嚴監管時代!

成為中國走出去名片之一的光伏發電迎來了嚴監管時代。 光伏迎來嚴監管 近日,華東能源監管局會同上海市發改委組成聯合工作組先后完成了對市區三家供電公司的光伏發電專項監管現場檢查工作。國家能源局山東監管辦公室發布了《關于開展2018年山東省光伏發電專項監管工作的通知》,地方主管部門頻頻出手加強對光伏發電的監管。 據了解,目前南方能源監管局、新疆能源監管辦、浙江能源監管辦、福建能源監管辦和江蘇能源監管辦等主管部門均已在各自轄區內展開了專項監管工作。 監管是自上而下的頂層設計。2018年1月30日,國家能源局發布國
  成為中國“走出去”名片之一的光伏發電迎來了嚴監管時代。

  光伏迎來嚴監管

  近日,華東能源監管局會同上海市發改委組成聯合工作組先后完成了對市區三家供電公司的光伏發電專項監管現場檢查工作。國家能源局山東監管辦公室發布了《關于開展2018年山東省光伏發電專項監管工作的通知》,地方主管部門頻頻出手加強對光伏發電的監管。

  據了解,目前南方能源監管局、新疆能源監管辦、浙江能源監管辦、福建能源監管辦和江蘇能源監管辦等主管部門均已在各自轄區內展開了專項監管工作。

  監管是自上而下的頂層設計。2018年1月30日,國家能源局發布國能綜通監管[2018]11號文件,暨《國家能源局綜合司關于開展光伏發電專項監管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從工作要求、監管依據、監管原則、主要內容、時間進度和工作要求六個方面對光伏發電監管工作進行了統籌部署。

  按照國家能源局的安排和要求,各大能源監管局的工作要圍繞光伏項目發電量、上網電量、棄光率、并網接入情況、相關價格及收費政策執行情況、電量收購、電費結算及補貼支付情況等方面展開,1月-3月為部署準備階段,4-6月為組織實施階段,7-9月為總結評價階段。

  隨后,國家能源局在發布的《2018年能源工作指導意見》、《國家能源局2018年市場監管工作要點》、《光伏扶貧電站管理辦法》、《分布式光伏發電項目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以及《國家能源局關于減輕可再生能源領域企業負擔有關事項的通知》等多份文件中均把加強光伏發電監管作為重要內容之一。

  三大發展方向

  種種跡象表明,在我國光伏行業取得新增裝機連續5年世界第一,累計裝機連續3年世界第一的耀眼成就下,國家能源局的發展光伏的思路已明顯向“重量更重質”、“向規模要效益”和“向市場要效益”等方面傾斜。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一季度,中國光伏發電累計裝機已達到130GW,占全球總裝機量的三分之一。從當前的政策引導和市場發展趨勢來看,中國光伏行業的市場發展潛力和高度已然不是管理層關切的首要問題,取而代之的則是“三北”地區過高棄光率帶來的資源浪費,以及中東部市場趨向飽和后產生的增長空白。

  鑒于這一矛盾和隱憂的存在,國家能源局近年開始不斷強化對光伏發電監管工作,比如引入綠色、橙色、紅色警戒制度,加大了棄光現象嚴重地區新增裝機的控制,同時著手解決降低“三北”地區棄光率和促消納問題。這一點反映了國家能源局“重量更重質”和“向規模要效益”的監管和發展理念。

  “向市場要效益”的監管思路更多體現在光伏行業的發展重心由集中式向分布式轉向層面,以及針對當前光伏扶貧、戶用光伏市場存在種種問題所做出的一種監管策略調整。在適當“放量”、非“一刀切”管控模式下,強監管是市場規范化、有序、健康發展的必要手段,是解決阻礙市場發展各種癥結的根本。

  監管不可或缺

  現實中,光伏扶貧也好,光伏電站、戶用光伏市場問題頗多,不容忽視。

  今年4月初,山西省扶貧辦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大對“十三五”第一批光伏扶貧項目工程建設的緊急通知》反映,山西省的光伏扶貧項目建設存在招標價格虛高、承建主體實力有限和產品選用過于復雜三大問題。其中,部分市縣最低招標價5.54元/瓦,最高招標價10元/瓦,相差接近一倍,卻實令人觸目驚心。

  與此同時,缺標準、沒規范、無質保、沒服務……場上魚龍混雜,良莠不齊,亂象叢生則是戶用光伏市場頗受詬病的話題。至于讓市場正本清源,恢復正常的價格發現機制,除了業界共同努力之外,儼然更需要管理層的強勢介入、監管和引導。若此,才能把保障用戶利益,促進產業健康發展落到實處。

  嚴控規模?

  值得一提的是,在前不久召開國家能源局一季度能源生產運行情況新聞發布會上,國家能源局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司副司長李創軍再次強調,各地光伏發展一定要從當地實際出出,嚴格執行國家相關政策要求,不得自行擴大需要國家補貼的建設規模。

  李創軍在會上介紹,一季度光伏電站新增裝機1.97GW,同比下降64%;分布式光伏新增裝機7.685GW,同比增長217%。他還透露,今年擬安排10GW規模用于分布式光伏建設。以此來計算,今年的裝機指標已用近八成。這也是被外界解讀為國家能源局將從嚴控制光伏發展規模的信號之一。

  而按照國家能源局印發的《分布式光伏發電項目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 《意見稿》)所述,分布式光伏發電項目不納入國家光伏發電規模管理,由各省(區、市)實施規模管理。


  新時代要有新作為

  嚴控規模,有利于光伏行業理性思考,理性發展,擺脫“一哄而上”的局面。嚴監管則有利于凈化市場環境,為新一輪爆發積蓄力量。

  近日,工信部會同國家發改委和國家能源局等六部委聯合發布《智能光伏產業發展行動計劃(2018-2020年)》提出,加快提升光伏產業智能制造水平,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與光伏產業深度融合,鼓勵特色行業智能光伏應用,促進我國光伏產業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

  新時代要有新思想更要有新作為。深入推進能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各方都對光伏產業發展提出新的更高要求。
COPYRIGHT ? 遼寧金佰瑞集團 ALL RIGHT RESERVED.      遼ICP備14010586號     網站建設:網勢科技
北单容错